今年二月去國際書展的時候,在書堆裡看見一本書,封面是個高中生的側面照,書名是「聽說桐島退社了」,當下就被書名吸引,拿起來稍微翻閱,當時作者朝井遼只有十九歲,今年二十五歲的他,在去年以《何者》獲得直木賞。

 

但我並沒有對這本小說多做閱讀,直到最近因為看見相關訊息,所以我再次上網查詢這本書,才知道這部小說也有拍成電影,(還有畫成漫畫呢)當下其實有些猶豫要先看電影或小說,有鑒於之前被《告白》這部電影深深震撼,而小說感覺沒有那麼震撼,所以我決定先看電影,保留第一次看故事的新鮮感。在《告白》中演技漂亮的班長橋本愛也有演出這部哦)

 cm20130615_144431_606450_4fdd00fd125d0f87b7d3e2d382944afb153 (1)

「聽說桐島退社了」,如電影名稱所示,整部電影以桐島退社為主軸展開,電影從「星期五」開始,鏡頭先是拍攝主角前田涼也(神木隆之介 飾)和朋友在教師辦公室裡,接著鏡頭陸續帶到教室裡面,以及其它地方。

 

接著又再次從「星期五」開始,鏡頭從不同人的角度來看同一件事情,觀眾反覆在同一個時間點裡,站在教室裡不同的位置觀看同一件事情。隨著「星期五」一再反覆,透過導演的鏡頭,我們能很快的進入這個故事裡,我很喜歡導演的敘事手法,獨特同時也讓平凡的故事顯得不平凡。

 

在短短幾分鐘裡,導演透過鏡頭,透過演員的台詞、表情,具體而微的告訴觀眾各個角色之間的關係,這就是電影的魅力所在。

 

桐島退出排球社,但身為朋友的宏樹(東出昌太 飾)、身為女友的梨紗(松崗茉優 飾)卻都是事後才知道這件事,那麼在他們在桐島心中的地位,是否和桐島在他們心中的地位同等呢?

 

宏樹可以說是桐島的跟隨者,相信大家在學生時代裡,都一定有關相似的記憶,校園裡會有大家都聽聞過的風雲人物,桐島就是這樣的存在,而宏樹和他朋友就放學留下來打籃球,只是為了等待桐島社團結束,而非熱愛籃球,這和熱愛社團的桐島不同,也和電影社的主角前田不同。

 

p1631708798  

 

在小說簡介裡說:為什麼高中的班級會以如此簡單明瞭的方式,把人們階級化呢?那些可愛女生與帥氣男生一定屬於「上層」,參加默默無名社團的學生一定屬於「下層」,只有這個分類沒有人會搞錯,就算是成績最差的學生也不會。

 

這裡就是電影所要點出的重點,熱愛社團的、長相平庸、不受同學歡迎的一群「下層」,在班級裡是怎樣的存在呢?朝會上桐島有優異表現的消息讓台下的同學高興,而主角前田拍攝的電影入圍大獎,卻被台下的同學所恥笑,不是誰比較厲害,差別只在於,誰是「上層」受歡迎、受愛戴的一群,誰又是「下層」理應被恥笑的一群罷了。

 

儘管不被其他人所注目,前田仍努力在自己所喜愛的電影上,想拍殭屍片卻被老師反駁為何不拍生活日常的青春片,對前田來說,在電影裡看殭屍片而深深感動,那才是他最真實的日常。老師不給拍,那我們就自己拍,前田跟班上同學不擅交流,乍看之下是屬於「下層」被忽略的失敗者,但他仍對自己抱持著信念與堅持。

 

我們都曾屬於班級裡的「上層」或「下層」,上層的人大多會鄙視下層的人,兩者不會有所交集,我相信兩者也會過著截然不同的人生,但誰又能說誰比較好、比較厲害呢?每個人都有一套自己生存的方式,並非都要靠別人投射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才能活得精彩,就像桐島乍看之下有漂亮女友,又有高人氣,理應是最快樂的一個,但是他突然退社且不和任何人連繫,誰知道面對他人的擁戴,他內心究竟是喜悅還是悲傷呢。

 

和桐島一樣屬於上層的宏樹,他曾說「強者恆強,弱者恆弱」或是翻譯成「厲害的人做什麼事都行,差勁的人做什麼事都不行」,這句話或許是說給他自己聽,雖對棒球有熱愛卻無法坦率面對自己的心情,電影最後他和前田在屋頂上的談話感動了我,原先分屬「上層」、「下層」永遠不可能交集的兩人,因為宏樹聽見前田說的劇本台詞:

 

『戰鬥吧,這才是我們的世界,因為我們不得不在這個世界活下去。』

 

1369164589-1532328569  

 

或許是因為宏樹有所感觸,所以他走上前去和前田展開談話,他問前田為什麼要堅持拍電影,看似靦腆的前田說應該沒辦法當上電影導演,但卻又說出「有時候在螢幕上的電影和自己拍的電影有所連結(就能感覺到喜悅)」,如此堅定、充滿力量的話語,前田或許是他人眼中的「下層」,但在他眼中,他自己的堅持是任誰都無法否認抹滅的。

 

1371989269-3411183194  

 

電影最後的高潮是在排球隊員來到頂樓尋找桐島,隊員因為沒能找到桐島而氣憤的踢了電影社的道具,前田爆發出來,要他們道歉,透過自己手中的鏡頭,看見社員們和排球隊員上演一齣「殭屍片」,我覺得導演在這裡想要暗示一些什麼,我的解讀是,青春期裡的衝突、爭吵這些事情,不過就是一段殘虐的過程,是無聲卻令人害怕的,表面看來平靜,私底下卻波濤洶湧。

 

還有一段讓我印象深刻,排球社因為桐島的離開,而訓練排球隊員小泉,他非常努力,卻怎麼樣也無法讓別人滿意,他終於因為對自身能力不足、受盡別人的要求及壓力,終於爆發喊出「我的能力就是只有這樣,再怎麼努力也不會比他(桐島)好!」我想應該很多人都有過這種經驗,和別人比較,卻發現自己不可能比對方好,而感覺到沮喪,其實很多時候我們只要跟自己比較就好,如果比較不是讓自己變得更好,那比較就會失去意義。

 

還有暗戀小泉的羽毛球社員實果,她雖熱愛羽球,卻無法坦率告訴屬於「上層」的朋友,因為她覺得說了朋友也不會懂,朋友有很多話她都不認同,卻礙於不想破壞彼此之間的友情,或是不想面對兩者意見不同的尷尬場面,所以總是選擇隱藏自己的情緒,導演對她有很細膩的刻劃。

 

20130614212905358   

 

接著是管樂社,暗戀宏樹的亞矢(大後壽壽花 飾),教室裡的她坐在宏樹後面的位置,當宏樹轉頭看向窗外時,她也跟著轉頭看向窗外,每個人或許都在學生時期有過喜歡的人,會偷偷的觀察對方、希望對方能注意到自己,所以用笨拙的舉動想接近對方,卻不知道在對方心底,自己可能根本不曾存在過。

 

一部篇幅不長的電影,運鏡節奏卻如此多變,說故事的方法富有新意,尤其喜歡導演鏡頭的拍攝方向,能讓觀眾有身處故事其中的感覺。導演鮮明的描繪出每一個角色的形象,他們每個人可能台詞不多,但觀眾卻能確實掌握並且感受到他們的情緒,了解他們的生活態度、人生態度,同時感覺到懷念與似曾相識,因為我們身邊一定都存在這樣的人,而且我們或許了解他們,並且選擇了親近或遠離他們。

 

正如「上層」與「下層」的分界,同層的人彷彿會散發出一種氣味,你只需從他的外表、行為、所有細節來將它分類,並且根據物以類聚的法則選邊站,但誰說上層一定就比下層優秀呢?其實都是一樣的,上下層之分只是人類的錯覺,只是方便排擠對方的藉口,不管身處哪裡我們都是一樣的。

 

27548397031114032013031111  

 

青春期裡的所有人都只是在跌跌撞撞,自以為找到應該守護的東西,能夠信賴的東西,然後兀自哭著笑著以為這就是所謂青春、所謂人生。那是一段明媚的、黑暗的、歡快的、毫無意義的,隨人定義的時期,但不可否認的是,青春所代表的就是美好,以及對自我體內騷動的一段反應時期吧。

 

電影預告

 

 

我非常喜歡的,電影片尾曲的歌,

高橋優 「陽はまた昇る」(太陽依舊升起)

 

 

感覺自己被孤立了

感覺被誰指著嘲笑

你是否也感覺到同樣的孤獨呢

 

在這不斷更迭的人間,躁動的年代

掙扎過接受後,接下來該往哪裡走?

 

親愛的你啊,看看周遭吧

可貴的是當下,太陽總會升起的

親愛的你啊,請一定要幸福啊

就算覺得看不見明天,但沒有不曾破曉的黑夜

 

The-Kirishima-Thing_01-480x450  

 

來談一下飾演主角前田的神木隆之介,看完這部電影後我實在很喜歡這位演員,他在電影裡的表演自然,很成功的演繹有些害羞的前田,從很多小動作裡我們可以看出前田的個性。神木在節目裡有提到,他想成為表演時看不出本人的演員,像是在這部電影裡面,他希望可以讓觀眾看到前田的存在,而非看見神木隆之介,而我想他確實做到了。

 

下面是節目訪談,裡面有一些他小時候演戲的片段,他從兩歲就開始演戲,幾乎每年都有作品產出,他說自己在演戲時是很開心的,因為可以扮演很多角色,希望真的是如此,我向來覺得小孩子演戲是非常辛苦的,演藝圈勢必是辛苦而且複雜的,他們的童年會和別人不一樣,而且可能被剝奪快樂與天真。

 

 

m272_img_06   

 

其實別說你不認識神木隆之介,如果你看過宮崎駿的動畫,應該就聽過他的聲音,他演戲同時也接很多配音工作,如《神隱少女》裡湯婆婆的巨嬰、《霍爾的移動城堡》裡霍爾的徒弟馬魯克、《借物少女艾莉緹》裡的主角翔,他的聲音確實好聽,同時他在演戲上面也很認真。

 

image

 

我覺得今年剛滿二十歲的他,是位非常值得期待的優秀演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brina 的頭像
Sabrina

Sabrina,人生單程車。

Sabr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