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ee810d2     

本篇記錄的是我看完新世紀福音戰士的電視版TV版,以及舊劇場版:THE ED OF EVANGELION的心得,還有一點簡單的人物分析跟故事涵意意思的推測,我還未看過其他人所發表的心得文章,希望在我的想法被他人影響之前,我能先記錄自己看完EVA的當下所擁有的想法與解讀。也歡迎有所感觸的朋友一起討論。

P.S. 本文的圖片大多以電視版以及漫畫為主,新劇場版的畫風固然美,但是舊版依舊有它不可取代的經典價值,同時也是我第一次接觸到的EVA。

新劇場版心得請往這邊走→【動畫】〈新世紀福音戰士〉EVA新劇場版心得

 

 啟發

EVA根本就是一個超級大悲劇。每一個人、每一個人都寂寞得不得了,每一個人身上都滿載著悲傷,不論是過去還是當下,都一樣,我現在除了感到難過以外竟然還覺得生氣,莫名的很想要生氣,氣什麼呢?或許是氣那個只能默默在這裡看著悲劇發生卻什麼也沒辦法作的自己吧。

「人類的敵人最終還是人類。」

看到故事裡出現這句話的時候我簡直就要哭出來了,這部動畫確實是神作沒錯,但說真的,也是一部很耗心神的動畫啊,看完會覺得精疲力盡,內心會產生很矛盾的感覺,對於看了這樣的故事感到高興,因為很有意思,但又覺得難過痛苦,覺得不如不要看,不要感受這些事情……可是我想真嗣這個角色所帶給我最珍貴的事物就是「不要逃避」,因為逃避痛苦也只會感覺到痛苦,唯有抬起頭努力面對才有可能破除這樣的痛苦,必須正視人間的所有痛苦才行,在那之後必定也能獲得珍貴的事物。

 

我覺得我們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真嗣、明日香、美里、律子,裡面的每一個角色都是我們,害怕被別人討厭、害怕被遺棄、害怕渴望什麼的自己,同時也想要活下去,就算會再次受傷也想要活下去。每個角色都在追求愛與被愛,我認為故事的最終每一個角色都獲得了「被愛」。

 

   

這是EVA的主題曲OP〈殘酷天使的行動綱領〉,歌詞和故事呼應,歌曲旋律也幾乎可以代表EVA,象徵了EVA。影片裡出現的那些片段幾乎是EVA這個故事漫長旅程的全部 ,當這些悲傷畫面如此快速的抽換,心好像也被揪起來一樣.......

 

 

我與EVA的相遇

 

這是網友剪輯的EVA影片,《我曾經想死去》是中島美嘉的歌曲,官方中譯為〈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網友將渚薰跟真嗣的互動剪成影片再加上歌曲,我很愛這首歌。就是因為看見了這個EVA的剪輯,對於當中的薰跟真嗣產生興趣,我決定來看EVA,這首歌的歌詞,幾乎可以完全跟EVA這個剪輯的版本互相呼應,所以我很想知道,一個想要死的主角,關於他的故事會是什麼樣的故事呢?這是我接觸EVA 的開端,不禁有些感到慶幸,也覺得自己很幸運,能夠看到這個作品,是我的幸福。終於看完故事的此刻,我對EVA有很多讚嘆以及感到欽佩作者的地方,也有很多像是想法與感觸的東西在蠢蠢欲動,但是,我沒有辦法用文字精確的記錄那些感覺,只能在這裡草率記下一點零碎的想法。

終於在昨天把動畫都看完,以前常看到網路上有人提起這個名字,不過看到什麼戰士的就不太有興趣,查過圖片發現是機器人戰鬥故事,更沒有興趣了。不過因為維基百科說故事裡面有哲學性思考的情節、意識流來描寫人物內心,再加上很多人都說這個是「神作」,我便懷抱著「那我倒要來看看到底有多神」的心態開始看動畫。這是1995年的動畫作品,TV電視版一共26集,大概是年初的時候開始看,機器人確實很酷,不過對我來說沒什麼吸引力。

 

我更喜歡看主角真嗣的其他人的互動,真嗣這個角色,並非典型的少年動畫男主角,一般男主角總是熱血、無腦,憑著一股衝進跟眾人的愛戴闖過許多難關,好像從來不會感到絕望或是難過,熱血的笨蛋,不切實際,根本不像現實中會存在的人物,這或許也是為什麼我看過的動畫中,我從來沒有喜歡過主角的原因。或許這個動畫會促使我看下去的原因,就是因為真嗣很特別,他很軟弱,對於來到眼前的危機只想逃避,遇到任何不快樂的事情就只想著逃避,不坦率,沒什麼笑容,好像總是在苦惱什麼,對父親充滿不諒解,覺得自己被遺棄,習慣性的道歉,從來不會為自己辯解,逆來順受,這個角色,很像現實中存在的人,基於這個理由,再加上也想知道故事之後會怎麼發現,所以我繼續往下去,看到第十一集的時候,覺得到目前為止,真嗣滿吸引我的,每個角色的個性也都非常鮮明,很少看到有作者可以這樣在精確的將人物輪廓清楚的傳達給觀眾,好像他們真的活著,可是除此之外其他情節都算是表現不錯,但也只是爆破場面很酷的機器人戰鬥情節而已,直到前幾天,來到了故事當年設定的使徒來襲日期,也就是2015/6/22,網路上開始出現許多人熱烈討論這件事,最近也終於有空閒,所以我決定把後半的動畫繼續看完,不過心底並沒有懷抱著多大的期待或是喜悅,只是想等待看看後續會有什麼故事發展而已。

 

 

420_4abe5c9838ecf5f81e4efcd871ed2bcc   

EVA的象徵手法與謎團

想不到繼續往下看,從第16集開始,故事變得有意思起來,真嗣在一場戰鬥之後昏迷,被困在初號機裡面,開始出現另一個聲音,跟他自己對話,那個聲音不停提問,真嗣也不停辯解,卻逐漸潰敗,接著,他坐在火車上,空蕩蕩的車廂裡只有他跟坐在對面的年幼的自己,鐵軌的聲音、信號燈的聲音,除此以外就沒有任何聲音了,人物內心的掙扎與對話具象化了,從這一集開始,後續就都大量出現這樣的情節,接著對於明日香的過去,使用大量的字卡跟帶有象徵的圖樣,模糊的輪廓、沒有意義的色塊線條組成,跟人物內心的獨白交叉出現,改變節奏頻率,在人物內心崩潰的時候在兩三秒內閃現大量字卡,幾乎來不及辨認出文字(漢字)寫什麼,只隱約看到一些,神奇的是,一部分的文字卻會留在記憶裡面,比如畏懼、恐懼、死,之類的。象徵,在這個動畫裡有很多象徵性的物體(或是形狀)出現,那些東西基本上是由觀眾各自解讀。之前所埋下的伏筆開始一一浮現,謎團越來越多,每個角色身上好像都背負了很多,而觀眾全然不知,只能等待作者揭露,而這巨大的謎團幾乎全在第21集解開,短短的二十幾分鐘裡面,有非常大量的訊息,時間點回到過去,秘密破除,資訊實在太過大量,看完的當下覺得負荷還滿大的,試著了解吸收,接下來的集數進入更大量的人物內心具體化描寫。

 

 

EVA角色們的人生故事

 

ml0033  

碇真嗣

我很喜歡真嗣,非常喜歡,他不多話,笑容也不多,頂多只是微笑,他不想給別人添麻煩,不想承擔責任,就算自己處在一個自己不認同的狀態裡面,他在稍作抵抗之後就選擇屈服,而且將錯誤全部推給別人,這樣自己就會輕鬆多了,他對人生好像也沒什麼期待,沒有什麼太大的願望,就只是這樣活下去,迷迷糊糊的,日子就是這樣一天一天過,沒關係的,沒有什麼開心的事情,不會有狂喜也不會有劇烈的悲傷,這樣很好。

故事越到後期,我發現真嗣是個很矛盾的人,看似軟弱,但在自己的生命,或是明日香、零的生命面臨危險時,他又能夠爆發出巨大的力量,又能夠變得無比堅強來抵抗使徒的攻擊,雖然很痛苦,甚至面臨崩潰,他依舊很努力,在每一次戰鬥結束之後喪失所有力氣,露出那種茫然、行屍走肉般的模樣,他強大的同時又軟弱,是個非常矛盾的個體,他的某一面跟另一面產生強大的牴觸,可是這樣兩極的樣貌卻都是他

故事後期進入大量的人物內心對話,最後兩集,開始人類補完計畫,真嗣坐在椅子上,而跟他有所關連的人們,開始對他一一提問,他一一回答,卻逐漸退敗,因為連自己也不知道答案,接著崩潰。真嗣無法喜歡自己,他討厭自己,零說,討厭自己的人,也沒有辦法愛人,美里說,對你來說,傷害別人比傷害自己來得容易多了,真嗣永遠只會逃避,逃避所有痛苦的事情,但是雖然逃避了痛苦卻又覺得痛苦,對於逃避事情的自己感到厭惡,真嗣不知道自己是誰,我就是我啊,可是對他這個「自己」根本不存在的人來說,我到底是什麼?我是個沒有自己的人。對真嗣來說,現實是殘酷的,可是他所看見的現實是他想像出來的,真實跟現實是不同的,兩者之間在於看的角度不同所產生的差異,真嗣一直不願意看見真實,而是自己編造了所謂的殘酷現實,沒有人會喜歡自己,明日香、美里、零都跟自己保持曖昧的關係,她們說因為這樣才不會傷害任何人,而真嗣覺得她們很狡滑,律子曾提出刺蝟理論,越是靠近,想要以此取暖的刺蝟只會刺傷彼此,但是人類是群居的動物,必須如此才能活下去。

 

1397441344303   

明日香

明日香之所以駕駛EVA,是為了證明自己,因為爸爸跟媽媽都放棄她了(年幼的她是這樣認為的)精神錯亂的媽媽將娃娃當成她,殺了那個娃娃並且上吊,這對明日香是很大的打擊,所以她決定要一個人活下去,她之所以討厭零,也是因為零像是個被碇司令操控的娃娃,確實零是複製人,她依賴的對象自然就會是創造她的碇司令,而明日香之所以討厭真嗣,我覺得是因為真嗣跟她很像,看見真嗣這麼軟弱的模樣,她就感到討厭,就像藏在她笑容底下的真正的自己,她討厭那樣的自己,因此也討厭跟那樣的自己那麼相似的真嗣

明日香跟真嗣都被父母的愛所遺棄,找不到歸屬,不知道自己的生存意義是什麼,真嗣不想證明自己,因為他早就認為自己沒有價值,而明日香卻急迫的想證明自己,想讓自己像是個有價值的存在,這樣一來才不會像母親懷中的娃娃一樣,被殺,被抹去存在。他們很像,本質都是一樣,渴望被愛、恐懼寂寞,只但是顯露於外的卻是截然不同的性格,明日香渴望與人接觸、產生連結,而且她也不畏懼,所以她一直努力接近加持,希望能獲得加持的愛,至於她真的愛加持嗎?我想不是,多半是出於依戀,想證明自己也能夠被愛,那為什麼選擇了加持,猜想是因為他在外國或許是明日香的上級照顧者,像是美里跟真嗣的關係,加持從頭到尾都沒有接受明日香的愛,不過也沒有展露抗拒,我想那其中是帶有憐憫的吧,選擇什麼也不說,讓明日香能夠繼續這樣下去,或許對她來說反而是件好事。真嗣剛好相反,雖然心底渴望與人產生連結,但是他卻一直逃避,害怕在那之後會被傷害,所以極力避免與人產生接觸

 

opmisat2   

葛城美里

美里為了保護真嗣而被槍擊,真嗣卻因為還陷在殺了渚薰的自責裡面,而感到心灰意冷不願意戰鬥,美里憤怒要求他起身作戰,就算痛苦也要繼續下去,要靠自己的力量去找到答案,就算不想駕駛EVA,至少也要再試這麼一次讓自己找到真正的答案再走下去,而不是想現在這樣繼續逃避,最終,美里給了他一個吻,「這是大人的吻哦。」接著送走真嗣,倒地死亡。

其實我不懂為什麼美里要這麼做,美里對真嗣有愛嗎,我想是有的,但並非男女之間的愛,或許說是親情或是牽絆之類的更適合,因為美里倒地以後都還想著加持,前面曾提到美里覺得自己不被父親所愛,後來她在加持身上不自覺得尋找父親的影子,她愛加持,但或許也是為了證明自己能夠被愛,那,她之所以親吻真嗣,或許是想在生命中最終證明自己依舊能夠被人所愛,也想讓真嗣知道,他是值得被愛的

 

17ce2cdfb9326bdee82006fcd37722c7   

加持良治

加持這個角色也很有意思,在使徒來襲的時候,真嗣因為想逃避所以逃了出來,遇到加持,眼前就是使徒的激烈戰爭,加持依舊優閒的在澆灌西瓜田,他告訴真嗣,因為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他只能做這個,但是有些事情是只有真嗣才能做到的,他希望真嗣能好好想一想。加持也曾對真嗣說,栽種西瓜很有趣,培育一個東西從無到有,看它成長衰敗是很有意思的過程。

 

Nagisa.Kaworu.full.444168  

渚薰

這個角色我期待他出場很久了,一直很想看他跟真嗣的故事,想不到他才出場一集就死掉了,不過就算如此他的存在感還是很重,雖然他跟真嗣之間的互動只有一些台詞,那些台詞卻是我這26集看下來印象最深的,薰對真嗣說「你一直在避免跟人接觸呢,為了避免寂寞嗎,但那是不可能的,因為人類是寂寞的,因為人類都是個體。」薰將手放在真嗣手上,又說「人類很容易受傷,因為心就像玻璃一般纖細,尤其是你的心。」「我?」「嗯,我對你產生了好感。」「好感?」「就是喜歡。」真嗣驚訝的看著他,臉紅,薰則是溫柔的笑著,不曉得為什麼呢,薰幾乎從頭到尾都掛著微笑,但是他的微笑卻好像充滿了悲傷,他的眉毛在笑著的時候總是下垂的。

我很愛這個角色。薰在故事裡只有說過一些話而已,我卻覺得被什麼溫暖的東西觸碰到了,我覺得那是因為整個故事裡面,每個人都圍繞在真嗣的身邊,好像都跟真嗣建立了牽絆,像是美里、明日香、零,但是他們始終沒有真正的碰觸到真嗣,這裡的「觸碰」包括具體的跟抽象的,他們並沒有真正的為了「碰」到真嗣而牽住他的手,或是抱住他的身體,同時也沒有辦法真正「碰」到真嗣隱藏起來的內心,唯獨薰,只有他真正的為了碰觸而去碰觸真嗣的手,唯有他的話語能讓真嗣臉紅,那是真嗣從來不會對別人展露的模樣,真嗣也從未對任何人說過「他討厭父親」這種話,唯獨對薰。薰也曾經笑著跟他說「說不定我出生就是為了遇見你。」

a1e50a1fgw1e44a3te6kkj20ri0iwwmr  

 

最後,薰要求真嗣殺死他,他說「出生是我的命運。」為了讓人類不被滅亡,他必須死。「對我來說,生跟死是等價的,最後只有一個人能夠活下來,而你不該是死亡的存在,來吧,殺了我。謝謝你,能遇到你,我很高興。」真嗣必須殺死薰,別無選擇,在那之後真嗣在海邊哭著說「第一次……第一次有人說喜歡我,薰跟我很像,也跟零很像,他比我好太多了,活下來的人,應該是薰才對。」薰渴望死亡,所以死亡是他的幸福,乍看之下是這樣,而且如果他活著真嗣就會死,如果看見真嗣死亡是他最大的痛苦,但我還是覺得,如果他能活著就好了,或許除了他,再也沒有人能夠這樣走入真嗣的內心,除了真嗣,也沒有人能夠走入薰的內心了。

 

p1421311258   

赤木律子

律子母親跟律子的關係並不親,她母親研發出超級電腦,三台MAGI,分別是身為女人、身為母親、身為科學家的她,隔天,她母親卻自殺身亡,當時零還是個孩子(除了碇司令之外沒有人知道她是基因取自唯的複製人),零對律子母親說妳是個老太婆、碇司令說妳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律子母親非常憤怒,她確實愛著碇,而我猜她多少也有感覺到自己只是被利用而已,碇並不愛她,只是她一直欺騙自己,假裝沒有這回事,如今,長得跟唯這麼像的孩子對她說出她不敢面對的殘酷事實,她終於崩潰,掐住零的脖子,我想那瞬間她將她當成唯了也說不定,而零的眼睛裡卻閃現過渚薰的影子(這段重複看了好幾遍,最終在這一秒停格才看清楚那是渚薰的臉,這個安排也是在舊劇場版裡面才有出現,在電視版裡面並沒有這個畫面)當十四歲的零第一次與渚薰碰面的時候,零的腦海裡也再次閃現過渚薰的那張臉,但我不懂這個安排是什麼……最終律子母親或許是感到自己永遠無法取代唯,所以選擇自殺吧。

多年後,律子也愛上了碇,同樣也與碇發生關係並被利用,最終,律子在MAGI裡面埋下程式,要讓整個地下城空間跟MAGI一起爆炸,結果程式卻沒有執行,竟然是三台MAGI中身為「女人的我」阻擋了這個程式,我覺得律子是整個EVA故事裡面最可憐的角色,她無法獲得母親的愛、無法獲得碇的愛,當加持看似說出玩笑話要追求她的時候,她也說了一段語意不明的話,但那段話感覺就是她選擇抽身,不想傷害美里也不想傷害任何人,律子什麼也沒有,她唯一擁有的或許就是還能在母親化身的MAGI旁邊工作,但是最後,當律子準備自暴並讓碇一起死的時候,身為女人那一部份的母親卻不願意順從她的指令,接著律子被碇殺死,律子是整個故事裡面唯一沒有獲得幸福的角色,這是我的解讀。

 

 

EVA角色們的幸福

ml0036   

碇真嗣的幸福

真嗣獲得幸福了,原本他勉強自己駕駛EVA,他不想傷害別人、不想戰鬥,他曾說過「就算會被人殺死他也不要殺人」,這樣是無法在這個殘酷世界生存下去的,可是我認為真嗣就是個非常善良的人,他曾經說自己狡猾、軟弱、醜陋,總把錯推給別人讓自己好過,狡猾,總想逃避不喜歡的事情,軟弱,在必要時候還是會殺了使徒,殺了薰,醜陋,但我覺得那正是因為他無比善良,才會擁有這些痛苦的感知。

他駕駛EVA,是為了獲得別人的稱讚,讓自己找到容身之處,只要這麼做大家就會喜歡他、接納他,如果不駕駛EVA自己就必須離開這裡,再也沒有人會對他笑,他會被大家拋棄,所以他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到底是為了什麼,「自己」又是什麼,他覺得沒有人喜歡自己,這樣的世界、這樣的每個人都還是去死好了。最終,他明白不是這樣的,他終於瞭解自己就算不駕駛EVA 也可以繼續存在,他就是存在的,這才是真實,前面那些害怕被拋棄的想法都是他自己編造出來的現實,是假的。「我就是我,我可以待在這裡!」這是真嗣最終露出開朗笑容所說的話語,也是真嗣的幸福。

 

ml0009   

凌波零的幸福

人類補完計畫就是要讓人類缺損的心能夠互相相補,這或許也是為什麼真嗣會差一點殺了自己的朋友、他會覺得自己只是個替代品不被需要、他殺死了他唯一喜歡的人,薰。這一切或許都在所謂死海文書的計畫掌握之中,都是為了讓他的心靈不斷缺損,才能在補完計畫的時候達到完美,薰曾經說,使徒所造成的AT力場其實就是心之璧,是包圍在心的隔閡,EVA之所以能夠產生AT力場與使徒抗衡,就是因為EVA的駕駛員,真嗣跟明日香的內心都有所缺損,所以他們擁有強大的AT力場,而零是因為她沒有心,基本上是這樣的吧,不過她也在跟真嗣相處的過程中慢慢理解了人類的情感,開始知道什麼是笑、什麼是眼淚,她是喜歡真嗣的,因為在一場戰鬥中她的心靈具象化,藉著使徒的觸手去擁抱了真嗣駕駛的初號機,這是零的幸福。

 

葛城美里的幸福

美里也是,她奮戰到最後一刻,努力鼓舞了不想再戰鬥喪失生氣的真嗣,給了他一個吻,讓他明白他是值得被愛的,她告訴真嗣這是個未完的吻,要等他回來再繼續,她直到生命的最終都還是努力給了真嗣希望,加持死前的電話留言告訴她,要一直為了自己所相信的真實前進,美里確實做到了,這是美里的幸福。

 

明日香的幸福

明日香一直希望真嗣可以來救她,救救那個寂寞、恐慌,一直處在被母親拋棄的恐懼之中的自己,可是真嗣始終沒有聽見她內心的呼喊,當她看見真嗣的傑出表現,自己的自信心開始崩塌,當零陷入危機,碇司令派出真嗣去救她的時候,明日香或許感覺到自己被拋棄了,於是她失去的戰鬥意志陷入昏迷,之後當敵人包圍二號機的時候,她聽見了母親的呼喚而醒來,瞭解到原來母親一直在二號機裡面守護著她,於是她終於找到了生命的喜悅,開始起身奮力戰鬥,這是明日香的幸福。

 

 

114101.22693191   

EVA所談論的愛

碇司令有個計畫,是要讓亞當復活,亞當的肉體在碇手中,但靈魂在薰體內(也就是薰就是亞當,只是有著人類的外型),這段的故事設定我其實很不明白,世界觀實在太複雜了,但算了因為搞不懂所以暫且不管。

我覺得碇司令的計畫之所以失敗是因為零跟薰愛上了真嗣,零原本是會接受碇的掌控,而且從故事前段看來零是喜歡碇司令的,因為零體內有莉莉絲的靈魂,所以會受到碇司令手中亞當的肉體所吸引,或者是說因為零是碇司令創造出來的產物,所以零愛上創造她的人如此罷了。碇司令的計畫是想讓唯復活,這是我的猜測,不過後來零拒絕了碇司令的計畫,零(莉莉絲的靈魂)決定跟莉莉絲的肉體結合,這樣才能讓真嗣不死。而薰則是感覺到了真嗣纖細的內心,喜歡上了這樣的真嗣,人類補完計畫進行的時候,每個人都變成了LCL,當真嗣醒來,看見整個世界只有自己跟零,他突然覺得這好像不是他想要的世界,雖然他過去一直渴望這樣的世界,但他覺得就算還會有痛苦,他還是想回到大家都在的地方,跟大家在一起,後來有個畫面是在來往的人群中,零跟薰站在前方,問了他一些問題,最終,世界回歸原貌,所有化為LCL聚合的人們,重新變成十字架的光芒,散落回到地面,我願意相信所有人都回歸人類了,零說只要擁有自己的信念,每個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樣貌,或許就像零從「很多個自己」的困惑跟掙扎中逃出,最終確定自己就是那個喜歡真嗣,想要保護真嗣的零波零。

這個故事裡的許多人都愛著真嗣,其中表現最明確的就是薰,再來是零,美里跟明日香也是,還有真嗣的爸媽。真嗣雖然像個笨蛋,也總是膽小逃避,在無意中傷害了別人讓別人難過,但他是很善良的。

那真嗣喜歡誰呢?真嗣說他喜歡薰,我會覺得這是靈魂上心理上的愛情,因為薰喜歡他,從來沒有人說過這種話,薰讓他意識到自己是值得被愛的,所以他也愛上了薰,也覺得薰整個人給他的感覺就是讓他感覺到愛。真嗣喜歡明日香嗎?我覺得是的,是肉體上身理上的愛情,從他在病房對明日香所做的事情那段可以看出,他或許是想從她身上尋求慰藉,他希望明日香可以救救他,可是她卻昏迷不醒,心理上尋求不到只能轉從身理上,這樣說來,對薰跟對明日香的感覺必須融合起來才能算得上是「理想的愛情」。

6a09382beb86e12779b4ec56a0dac7db  

不過若真要說,我還是會覺得真嗣愛的是薰,因為薰是在那樣短暫的時間裡面就這樣深入的打開了真嗣的心,這點唯有薰才能做到,也只有真嗣才能讓原本認為「生」這件事情是必然的命運的薰,毅然決然的選擇了「死」來換取真嗣的「生」

 

kisuki.net_artbooks_neon-genesis-evangelion-die-sterne_206   

EVA的結局

動畫最後兩集,是人物內心的具體化展現,當美里坐在椅子上,真嗣站在旁邊與她對話,真嗣說,有個存在在美里心裡的我,同時也有個存在在我心裡的美里,我覺得這裡所指的,可以呼應到之前真嗣曾經的獨白,就是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個真嗣,明日香眼裡的真嗣、美里眼裡的真嗣,也就是說自我的構成是來自於他者,在這兩集也有提到,生物必須是看見了他者的存在才能意識到自己是什麼樣子,從他人眼中看見的自己意識到自己的模樣,此時的動畫畫面是鉛筆稿,真嗣在空中飛,什麼東西也沒有,只有他存在這個世界裡,一條線從紙中央劃開,於是就有了天和地,失去了自由,受到束縛,但是卻讓人感到安心。

接著故事跳轉回到現實,學校裡的真嗣個性變得開朗活潑,美里是學校裡的老師,他們好快樂,就像平凡的國中生那樣開心的笑著……鏡頭帶到分鏡表,真嗣手中拿著分鏡表,他說這也是故事的另外一種形式啊,這個存在也是有可能發生的啊。」於是真嗣明白了,我就是我,就算不駕駛EVA也可以存在的,於是「心」的補完計畫成功,每個角色都掌聲恭喜真嗣,電視版動畫就有點不明不白的在這裡結束了。

 

d51e5c4eb204e9c0d1c86a5jd4  

舊劇場版則給我帶來更多疑問,像為什麼沒有亞當也能夠進行人類補完計畫?為什麼薰(亞當)的死亡就會等同於人類能夠存活,而當莉莉絲化為具大人形,聚合所有化成LCL的人們,當初號機裡面的真嗣看見擁有零的樣貌的莉莉絲他就很害怕,當零的模樣改變成薰的時候,真嗣感到安心而哭泣,那到底是莉莉絲模仿了薰的樣貌,還是那真的是同樣巨大化的薰(亞當)呢?

雖然舊劇場版說是電視版的完結篇,但看完以後我覺得或許就在電視版完結會更好,因為劇場版的劇情真的太過血腥殘忍了,而且在電視版中我覺得很多血腥場面都是以象徵性的手法帶過,劇場版卻突然變得非常露骨毫不避諱,這樣做,確實也更直接而且全面的將恐懼、噁心的感覺帶到觀眾心裡了,但我不禁會想或許一切就停留在電視版那個讓人摸不著頭緒的結局也好,經過那樣的內心描寫,真嗣重新找到自己的價值,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地方,沒有人死去……

 

E26TdGV1   

最終

不知不覺就打了這麼多,思緒其實還滿雜亂的,基本上是想到什麼就打什麼,算是暫時記錄我在看完電視版+舊劇場版之後的心情還有想法,以後如果還有任何新的想法再繼續補上。看完EVA以後覺得大概有一半的想法還沒辦法釐清,或許幾年以後再回來看會更明白的。

雖然這個故事讓人覺得心情非常難過、沉重,可是竟然哭不出來,頂多也只是眼眶泛淚而已,眼淚竟然是流不出來的,如果再讓我選擇一次,我還是會看EVA,這個故事帶給我太多刺激跟思考了,那麼深入的程度是我原先根本沒有預想到的,真嗣這個角色帶給我太多東西了,我突然感到自己是幸運的,感到痛苦與苦澀的同時竟然又覺得幸福,對於能夠跟EVA這個故事相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brina 的頭像
Sabrina

Sabrina,人生單程車。

Sabr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