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陳綺貞發行新專輯了。

流浪者之歌的MV我看了三次,每次看眼眶裡都充滿淚水。

 

 

 

「時候到了季節就會轉換  時候到了就會生會死

 不用去記沒辦法控制的事  人不就該這樣活下去嗎?」

 

這話說起來簡單,要實際去接受卻不簡單,我想能真正接受這段話的人,已經算是通曉宇宙的大智慧了吧〈笑〉

 

「撐住我 眼淚不再流

擁抱你 作完一場美夢

 

快樂若是有

傷心若是有

眼淚灌溉

不枉愛過

 

不少人都說MV是富士山那段最感動人,不過我卻是在孕婦對那張畫露出笑容、男孩憤怒大叫的時候差點哭出來。生命太多傷痛、背負太多沉重,可是我們還是願意活下去,在又哭又笑裡面,繼續走人生的路。這就是不凡。

陳綺貞的歌詞總是能感動我,在簡單樸實的話語中藏有不簡單的力量。

那個力量感覺起來像是很平靜很放鬆的湖水,底下卻是暗潮洶湧,隨時有可能把你捲入你生命中的任何一個情節裡,你會深陷其中並且被深深感動。

 

然後說:原來,陳綺貞懂我。

 

 

 

http://cheerego.com/

我去看陳綺貞的官網,看她記錄生活的文字、她的攝影照片,如此隨興樸實,卻又無法忽視。我很難說出那種感覺,總之,你會覺得她是一個特別的人,和大多數人不一樣的人,是一個有生命的人,一個給你"她正燃燒著自己的生命"的感覺的人。 陳綺貞似乎一直在追求生命的意義,而且她渴望燃燒自己,在我看來她已經做到了,但也許在她的標準以及認知裡,她想要的是更熱烈的燃燒、更確切的意義、更鮮明的目標。 

我喜歡她的文字,儘管那些文字並不美,並不特別羅織什麼艱難字句,但就是特別。還有她的照片,總是拍一些一般人不會拍的,很普通的人像、婦人戴滿飾品的手、深夜裡路邊的車,我其實並不覺得她的照片美,我並不知道該如何去欣賞攝影作品,但我感覺那是特別的。 

 

 

 

陳綺貞說,小時候的她問媽媽:「剛剛的我跑去哪裡了?」

看到這裡我笑了,不得不承認陳綺貞從小就有很特別的想法與思考邏輯。

而這樣與別人不同的思考方式,或許是讓她能更仔細的觀察、感知這個世界的原因,她能聆聽生活中任何我們時常忽略的聲音。

她說:「關不緊的水龍頭,巨大漩渦被鎖在顛倒透明的世界」

「而你又有多久沒有聽到火柴摩擦的聲音,用雙手創造一團和水一樣,從沒有固定形狀的火焰。」

她走遍台灣的每一個角落、以及國外,拿著一支笨重的收音器材,去採集世界上的所有聲音。我想,她是多麼希望能捕捉下每個片刻中的聲音,抓住時間、封存起來,儘管已經流逝的從來不可能真正被保留。

我猜想她喜歡攝影或許也是一樣的道理,透過鏡頭、按下快門的那瞬間,封存起來,不斷往後飛奔而去的時間。

而她說:「攝影是偉大的發明,是眼睛加上記憶,是生活日常加上一點不尋常,是讓每一次,都加上第一次的魔力。」

 

 

 

網路上之前流傳一篇文章,說文青就是符合上面的描述:買無印良品的東西、出門一定要帶LOMO相機,喜歡的歌手一定有陳綺貞或是張懸〈剛好這兩位我都很愛。〉

不過現代人說文青並不是很好的意思吧,那是帶有一種嘲弄的意味。

大家覺得文青會想一般人不去想的事、滿口文藝經,一般人聽不懂。可是並不是這樣的啊。

 

 

 

為什麼要閱讀?為什麼要思考?

一定會有人說,不去思考生命的意義也可以活下去啊,為什麼一定要思考那些事情?也會有人聽到妳說愛閱讀、愛思考別人不會思考的事,就會有人說你好文青、你是文藝青年。

去思考生命的意義與本質、去思考這個世界正在發生的一切,我認為是每個人的功課。

我認為攝影是當下情緒、時間的捕捉,我認為閱讀是刺激自己思考的方法之一,每個人都應該學會閱讀,甚至閱讀這件事並不需要學,只需要去做,就是這麼簡單。

 

網路上有人說:

「藝術能夠促發人去思考,鍛鍊人的精神與心靈。而所有的思考,最終都會引導我們更去理解生命複雜的本質。」

 

這句話讓我格外有感覺,特別是在受到陳綺貞的觸發而寫下這篇文章的此刻。

文學、攝影、繪畫、舞蹈、電影、音樂,我無法一一細數藝術的類別,只能說除了這些,還有更多都是藝術。不只是被放在博物館裡的事物,博物館外,在這個世界裡、在我們的生命舞台上,許多藝術都正在發生。

那麼去感知生活的一切,去閱讀思考、不正如這位網友所說,都是要引導我們去理解生命複雜的本質嗎?

而理解生命的本質,認知自己為何活著,不也才不枉來這世上走一遭嗎?

 

 

 

陳綺貞在2013.12月「時間的歌」小巨蛋演唱會上說:

「我們每一個人,都是一顆星星,每一個星星,都是宇宙的重心。

我們在一萬個的宇宙,自由穿梭相遇。在這裡,沒有過去,沒有未來。

 

只有,無窮無盡的現在。

 

所有的現在,都為你而存在,只有你、除了你,

沒有人能夠代替你,創造你自己的生命。」

 

 

 

就在今天我重新體認到,過去的自己始終沒有真正的活過。

是陳綺貞讓我重新去思考這一切,人真的應該找到自己生存的意義,並且用屬於自己的方式,去過分分秒秒。

沒有誰可以決定誰的人生,只有我們自己可以決定。

我們應該擁有自己生命的主導權。 

 

妳想吃什麼?自己下廚,洗菜切菜、烹調上桌;去咖啡館裡,一杯咖啡配窗外景色消磨三小時;還是和朋友去逛街吃飯,聊天笑掉一整個燈火通明的都市夜晚? 

妳想成為什麼?在最後的堅持被消磨殆盡以前,還能繼續咬牙向前的勇者;在看見醜陋不堪之後,還能相信清流存在的樂觀者;在世界崩毀之後,還能選擇活下去的鬥士。

我認為生活就應該是如此吧。

 

 

談到生命的主導權,就想來談一下懷抱夢想的青少年,我覺得青少年時期會叛逆,那是因為感覺到被控制,身上所背負的,師長、社會的期許遠大於對自己的期許。師長、社會都會影響他們的決定,儘管隱約覺得有一條路是他想要的,但最後可能仍屈服於社會的規則,選擇和大家一樣的路。

就算真的走上了自己想要的那條路,誰也無法保證繼續走下去,會和自己原先想像的風景一樣。

 

 

這個時代,許多人缺乏自覺〈不可否認我也是其中之一〉。

過去的社會有重重理教束縛,那個時代是非常不自由的,但是現在的我們真的自由了嗎?

看起來是的,現在的人要出國並不難,甚至在台灣就可以吃到異國美食、透過網路就可以接觸全世界,社會的觀念和過去完全不同,我們看起來是自由的,但我認為網路的興起,雖然有不少好處,但對部分人來說只是更加限縮人類思考的空間。

現在很多年輕人都沉迷網路,已經到手機不離身的程度,手機遊戲拿來打發時間,似乎人生當中已經沒有比那遊戲還更重要的事情。許多學生普遍拒絕思考,看一點艱難的書、看一場稍具深度的電影、聽一首歌詞難解的歌,他們可能就受不了了。

 

 

 

就如朱少麟1996年的《傷心咖啡店之歌》裡面談論的一樣,她說人類面臨的是「思維上的窄化和心靈上的退化。」

這本書可算是我的最愛,雖然社會環境已經有些改變,但大抵上還是相同的,

我還無法完全理解作者所要傳達的,因為這本書裡大量的哲學辯證,讓沒讀過什麼書的我有點無法消化,不過書中所談論的「自由」、「生命」,令我深深感動、震撼,因為作者太過一針見血。

朱少麟說出的是所有都市人的心聲,她在書籍再版後的訪談裡提到,當年她認為自己想談的是自由,但現在她回過頭去看,她覺得她談的,其實是「解脫」。

這本書裡有很多我很喜歡的佳句,之後有機會再做分享。

 

 

回到網路上,我覺得網路更能激化一個社會的對立與腐化,是隱性的、慢慢腐爛掉而你不一定會發覺的。我必須說我也是網路的愛用者,和大多數人一樣,會花時間上facebookPTT。瀏覽那些,從生命中去除並不會造成任何影響的,可以稱之為娛樂的事物。不過我覺得facebook提供一個很好的討論平台,在上面所有人擁有的資源與權利都是相同的。所以不管你在現實社會中握有哪些權力,在這裡大家都可以在同樣的水平上說話,近年來有很多對公共事務、社會現況的討論,我個人覺得比較能引起大眾注意的議題,諸如多元成家法案、苗栗大埔案、反核、反壟斷...... 

大多數人都淪為鍵盤上的談論者,在上面熱烈交換意見,卻未必會採取實際行動去影響政府,就算有,也是如同之前的遊行,大家熱熱鬧鬧上街,在那個夜晚大家確實熱血激昂,但回家之後就只是看看新聞後續發展,然後就隨著媒體報導減少漸漸淡忘。

〈大多數人其實比較會關注與自己切身相關,或是有過相同經驗的領域,若是與我們較無關的事,我們就很容易忽略它〉

 

 

我想提一下張懸,我覺得她的歌很好聽、很棒,歌詞和陳綺貞一樣,同樣都是在觀察世界之後所記錄下的感知。

張懸算是少數會積極關注社會議題,並且敢於發聲的藝人。雖然對這個世界碰撞很容易招致傷害,但是她並不放棄去說,因為她相信改變的力量,我認為願意「去相信」本身就是一件很可貴的事了。

 

 

由此想到台灣的媒體,其實我覺得太常看新聞報導並不是太好,因為觀眾很容易被牽著走,我們無法確切知道新聞資訊是否正確,是否帶著各台的政治立場,更無法知道,在全台灣的記者洶湧而上,窮追猛打追問那些社會案件中的嫌犯或被告時,我們透過搖晃的攝影機鏡頭,看見那些不發一語的主角時,我們究竟得到了什麼。

有些新聞甚至不知所云,任何一個娛樂性的話題都可以當作新聞,新聞不再是一個時事資訊的傳播,而是一個供觀眾娛樂的綜藝節目。當我們抱怨台灣新聞素質、國際新聞太少時,卻沒有意識到,是我們這個觀眾的需求決定了他們要提供什麼,我們與媒體形成一個惡行循環。

 

 

 

張懸的歌曲「玫瑰色的你」MV和歌詞是互相對應的,而這個MV背後的隱喻也引起諸多討論。

我的解讀是男子始終冷眼旁觀,他在每一個場景裡收起手槍,而在最後一幕,卻拿出了一個遙控器。

我們手中的電視遙控器=手槍,我們在轉台之間、在選擇看什麼樣的新聞之間、在選擇對什麼議題發出聲音之間,在我們的「選擇」→「行動」的背後,就如同用手槍扼殺了議題背後那些人的存在。

張懸在歌裡唱:「你是我生命中最壯麗的記憶/我會記得這年代裡你做的事情/你在曾經不僅是你自己」

 

 

 

(啊啊不知不覺就說了這麼多,我們還是拉回來談陳綺貞吧)

 

 

 

在演唱會上陳綺貞說:「我發現每個人,都是一腳踩在社會上,一腳踩在自己的孤獨,沒有人能夠過著完全封閉的日子,也沒有人能夠逃避自己的孤獨。」

 

我覺得人類和動物最大的不同是,我們需要朋友,而動物未必。

〈我曾認為人類會思考而動物不會,但現在我想,世上萬物或許都有自己思考的方式〉

所以我們無法完全封閉自己,有時候我們會在喧鬧時渴望獨處,但在獨處時又渴望陪伴。這是一個很矛盾的狀態吧,那也就和陳綺貞所說相符,一腳踏一邊,我們永遠無法脫離哪一邊。

 

 

陳綺貞還說:「每個人都很需要被愛,然後也需要找到自己的歸屬感,有的渴望擁抱世界,但是只有知道自己是誰,自己從哪裡來、從哪裡出發,才能夠真正擁抱到世界時候不會迷失自己。」

 

我想起張懸曾經是這麼描述蘇打綠的主唱吳青峰:

「他對世界充滿渴望,是這個渴望,讓他在舞台上發光。對世界熱切的渴望,是在物質消費的年輕一代,最少看見、也因此最被珍惜的特質。

對世界的渴望,或許可以解讀成對社會還抱有期待吧,去愛身邊的人,相信人類的歷史能不斷進步,渴望更多美好,所以他發光,而這個光感染了所有接觸過他的人,包括歌迷、社會受眾,所以讓改變發生。

而能做到這樣的人,必須先對自己有一定的了解,清楚知道方向是什麼,才能毫無畏懼的前行。對我來說,要認清自己,並且知道自己從哪裡出發、要去那裡,是一件很困難的事。不過,我仍然希望我能早日在這門課題上,摸索出一個稍具輪廓的可能。

 

我想,這或許是所有人一生的課題。

 

 

 

最後送大家一段陳綺貞在演唱會上說的話:

 

「希望你們每個階段的自己都能夠現在的你合而為一,

所有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是為了幫助讓我們變成更好的我、更好的你,謝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brina 的頭像
Sabrina

Sabrina,人生單程車。

Sabr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