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525079  

「沒關係,反正我一直都是一個人。」__夏薇喬 

「有了你們,我終於不再是一個人。」__黃立淮

 

 

這篇文章分享我對電影《共犯》的想法與感觸,從這裡再延伸到電影《告白》、《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再介紹演員巫建和,以及他參與演出的戲劇《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

 

 

電影《共犯》改編自烏奴奴、夏佩爾的小說。因為女學生夏薇喬的死,將原本毫無關聯的三個人牽扯在一起,那是出自於偶然,生命中微不足道的小細節,卻如此巨大的牽引三個人的命運。

 1488da092f8000003502bc2c386c1998  

黃立淮

是個很寂寞的角色,他被霸凌,但是他想要朋友,因此他製造假象,讓他們以為夏薇喬是被害死的,目的是讓三人能夠一起執行計畫,如此一來這些朋友就能陪他更久一點。

從許多細節都可以看出,他一直想要留住他們,原本輔導課結束,不同班級的他們應該就此分開,但卻因為黃立淮邀約他們一同去參加夏薇喬的喪禮,而讓他們繼續產生交集,喪禮之後,他又約他們一同潛入夏薇喬的家,又邀約他們一同進行復仇計畫,他們快樂的一起逛街玩耍,回到湖邊戲水。黃立淮一直都很努力,努力想要留住他唯一的朋友們。

 

1411662295_1  

夏薇喬

在電影一開始就墜樓死亡,充滿謎的角色,隨著故事推展一一解開謎題,我覺得她跟黃立淮是最相像的兩個角色,他們隔著時空遙遙相望。她看似與其他人無關,卻又在無形中進入許多人的人生當中。我想她不孤單,至少有黃立淮瞭解她。

1411728562_1   

葉一凱

我很喜歡這個角色,在電影裡面,他是最堅強溫暖的一個人,雖然給人的感覺像是壞學生,在學校裡面沒有人願意親近他,也沒有人願意聽他辯駁自己不是殺人兇手,他在同齡的學生裡面找不到認同,所以轉而向外尋求慰藉,直到遇見黃立淮跟林永群,他臉上開始有笑容,跟同齡朋友在一起的時候,他依舊是那個天真單純的他。

當黃立淮溺水的時候,他不顧一切就跳下湖重新回頭去救他,就算看見林永群選擇轉身逃跑,他也沒有遲疑,繼續回頭要去救黃立淮,就算被全校的人說是殺人兇手,被黃立淮的妹妹質問,他都沒有辯解,看見自己的課桌被塗鴉,他只是氣憤的踢了桌子,選擇默默離開,他什麼都不說,不只是為了義氣、為了保護朋友,我更覺得那是他試圖想要努力繼續維護他們之間的友誼,想讓這個東西不會被破壞,於是選擇承擔一切。

10653636_375517452601722_4868042649434661592_n  

林永群

這真的是個不討喜的角色,最開始在警局問訊的時候,他是最常回答警察問題的那個人,也就是說他很擅長面對大人,看見夏薇喬跳樓的時候也是他報警的。但是後來他們三人在湖中戲水,他溺水,激烈的掙扎,以致於不小心用手肘打到黃立淮,讓他昏倒沉入湖中死去,而當他被救上岸,第一個念頭就是轉身逃跑,他的軟弱與葉一凱的勇敢形成強烈對比。

當他溺水,對死亡產生劇烈掙扎的時刻,原本可能因為被霸凌的陰霾,而長期與死亡共處的黃立淮,卻第一個擁抱、拯救了他,儘管這個拯救最後竟又導向黃立淮自身的死亡,讓這個拯救的性質與意義變得有些可笑。為什麼讓黃立淮拯救他人,卻導向他自身的死亡?不太懂作者這樣編寫的用意何在,甚至我覺得這對黃立淮的人生來說像是一種悲傷的詛咒。

1410755823_1   

朱靜怡

一次體育課,夏薇喬聽見朱靜怡為自己說話,後來兩人又剛好在圖書館相遇,想拿同一本書,卡謬的《異鄉人》。之後某天,夏薇喬將廁所門從外面鎖住,讓朱靜怡在裡面害怕的敲門,希望外面有人在,幾秒鐘後,夏薇喬將擋住門的拖把移開,將異鄉人這本書交給她,我猜想,這個鎖門的舉動,或許是因為朱靜怡為夏薇喬說話這個小動作,讓她從中獲得溫暖,所以她也想給朱靜怡一點溫暖,不知道該怎麼做,只能採取這麼笨拙的方式,只想讓她在離開黑暗之後,第一個看見的是自己,而且認為是自己拯救了她。

回教室後,有人跟朱靜怡說:是夏薇喬把妳鎖在廁所裡面的。於是朱靜怡便直接去問她,但是並沒有質問的表情,只是很單純想知道為什麼,夏薇喬突然拿出手機拍下她的臉,我覺得那個當下夏薇喬是很開心的,她很高興終於有人願意試著理解她,想知道她真正的想法,而不是像其他同學,輕意相信別人說的,先入為主的認為她是個自私蠻橫的女生。

 

 

 

我是第一個發現妳的人。

透過夏薇喬的日記,黃立淮試著去理解她,我覺得黃立淮的這種情感也是對夏薇喬的最大安慰,而黃立淮之所以是第一個發現夏薇喬死亡的人,不是這群朋友裡面的第二個、第三個發現的人,也不是隔著電視新聞遙遙看見的人,就是因為他們兩人本質的相似性,他們很像,都同樣孤單,說那是一種牽引也不為過,是命中注定,注定黃立淮會第一個發現她,感覺到她的溫度,而且因為她,而有了朋友。最後,黃立淮也死在她的秘密基地,當他跟朋友提起「這裡是夏薇喬的秘密基地」,那時他臉上充滿笑容,能夠死在她的秘密基地,或許對黃立淮來說也是一種幸福。

1411662278_1   

我們都同樣孤獨。

他們三個人都沒有對夏薇喬的屍體感到畏懼,猜想他們都有各自的理由,葉一凱之所以不害怕,很大原因應該是因為他像個「壞學生」,膽子大,所以不害怕,而林永群則是鎮定,知道怎麼迅速的處理事情,所以報警,其中或許也有對死亡好奇的成分。而被霸凌的黃立淮或許也曾想過要死,看見夏薇喬的時候,就彷彿發現同類一般的溫暖,所以他湊近她,輕輕摸上她的頭,面對警察問訊的時候,他還說:「她還有溫度,我親眼看見她吐出最後一口氣。」

最終極的原因或許是,因為他們三個跟夏薇喬一樣,都同樣孤獨,葉一凱在學校找不到能夠理解他的同學,林永群雖然人緣很好,但是必須假裝自己是個愛讀書的乖學生,其實他根本不喜歡這樣,黃立淮則是被排擠,不被任何人接受,我猜縱使有同學想要親近他,也會因為害怕自己被霸凌而怯步。

 

af  

「我要永遠記得你的樣子。」

夏薇喬在自己的秘密基地,在那個湖邊吶喊,同時是她的口白,她說:「在學校裡,每個人都說一樣的話,都作一樣的事。」她或許就是厭倦每個人都一樣的世界,厭倦每個人都隨便相信流言,沒有人理解她,只有朱靜怡不一樣。於是她將朱靜怡的照片放上自己的粉絲專頁,打上文字「我要永遠記得你的樣子。」

這段話當時被黃立淮加以扭曲,跟朋友說,就是朱靜怡欺負夏薇喬,一定是她害死她的,並以朱靜怡的照片跟這句話,形成佐證,這句話瞬間變得彷彿充滿憤恨,但其實這句話是充滿溫柔以及感謝,只有妳想要了解我,所以我會永遠記得妳,夏薇喬對別人的愛,看在他人眼底竟也像是恨,可見所有人都不瞭解她,也從未試著要瞭解她,包括她母親也是一樣。但是黃立淮的出現讓一切都變得不同,他是真正想要瞭解她,而且最有可能瞭解她的人,因為他們是同類。

 

sh    

「就像長出枝芽的植物,我會不停的澆水。」

當黃立淮發現夏薇喬的祕密日記,而且從中找到可以維繫得來不易的這段友情的方法,於是他覺得自己的生命可以就此不同,他用這段話描述自己的心情,像植物不停生長,那如死水的生命此刻又可以重新復甦……我覺得,黃立淮死前跟朋友笑得那麼燦爛,一同戲水的畫面,是作者給我們這些觀眾以及黃立淮的最大安慰。

當他們三個整完朱靜怡,來到湖邊,那時黃立淮露出笑容,抬頭看著天空說「我們終於替夏薇喬報仇了」,我原本無法理解,明明夏薇喬沒有被朱靜怡欺負,這樣為什麼算是報仇?但是後來我知道了,那或許是因為黃立淮無法對欺負自己的人報仇,所以他將自己移情到夏薇喬身上,想像夏薇喬也被別人霸凌,跟自己是同類,自己並不孤獨,如今終於對假想敵(朱靜怡這個霸凌者)報仇,像是替夏薇喬不被世界所接納,因此選擇死亡這件事報仇,也像是替自己報仇了。

 

10698597_380215678798566_5266504294610668627_n   

「沒關係,反正,我一直都是一個人。」

「有了你們,我終於不再是一個人了。」

電影第一個畫面就是黃立淮的死,其實不太明白為什麼導演想從這裡開始,若直接從發現夏薇喬跳樓那邊,再演到黃立淮沉進湖裡,在搜救之後被打撈上岸,我覺得這樣更能堆疊觀眾情緒,讓觀眾為他的死而悲傷。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或許是導演刻意而為,不讓單純的死,主宰觀眾情緒,而是讓黃立淮寫在筆記本上的紀錄,那句:「有了你們,我終於不再是一個人了……」讓這句並不悲傷,而是充滿喜悅嘆息的語句,真正的打進觀眾心底,讓觀眾為之傷心,整部電影唯獨這段,讓我的眼眶瞬間盈滿淚水,是最讓人悲傷的一段,但這悲傷當中又藏著溫暖。

夏薇喬總會來到那個祕密基地的湖邊,對著安靜的湖面大喊,喊出她內心積壓的所有悲傷,那時她手中緊握著母親送給她的項鍊,在學校體育課的時候,她坐在角落抽菸,沒有太多表情得盯著手中那條項鍊,她雖然看似跟母親沒有交集,甚至將母親留在桌上的生日禮物,也就是那條項鍊,掃落在地,可是最終她依舊緊握著那條項鍊,死命維繫自己內心最終殘存的那一點溫暖。  

她說:「沒關係,反正,我一直都是一個人。」

可是她真正想要說的,或許是,我不想一個人……

 1404500675-30643

 

 

「只要大家相信,就是真的。」

他們三人在黃立淮的邀約下,去參加夏薇喬的喪禮,面對她母親的時候,黃立淮說:「我們都很喜歡她。」雖然他並不認識生前的夏薇喬,但是這句話會成為對她母親的安慰,同時可能也是他心底感覺的投射,他確實喜歡夏薇喬,因為她跟自己同樣寂寞,兩人是同類,黃立淮是出於這種感覺而說,而且只要說出來、有人相信了,那就會是真的。

這句話又可對應到很多地方,當林永群看見網路上許多人在辱罵殺人兇手,因此感到恐懼的時候,他腦海裡響起黃立淮曾經說過的這句話,有人欺負黃立淮、將他推入湖中殺死,只要大家相信,那就會是真的。另外也可對應到他們兩個朋友相信黃立淮說夏薇喬是被害死的說法。

 

「為什麼你們都沒有懷疑?」

朱靜怡被他們三人引到湖泊附近,掉進坑洞,她也因此看到他們在湖中溺水的整個過程,所以她明白黃立淮的死是意外,她問葉一凱為什麼不說出真相,為什麼不為自己辯駁,她還說:為什麼你們都沒有懷疑黃立淮所編造的謊言,為什麼你們兩個輕易就選擇相信他,只因為那張紙跟字句?我覺得,那是因為「信任」,雖然才剛認識不久,但是他們願意相信黃立淮,基於這樣短暫卻又美麗的信任情感。

後來,因為一本日記而發現真相之後,葉一凱拿著那本日記要給林永群看,受到殺人兇手這種指責煎熬的林永群,心情激動,沒有翻閱就直接把日記丟掉,兩人情緒激動的扭打起來,接著葉一凱說:黃立淮騙了我們。他很憤慨,不甘願被騙,我覺得,那是因為他個性很直,所以不甘心自己這麼想要保護朋友,卻被這樣欺騙,但,他是否能夠理解黃立淮只是想獲得他們的友情,想將他們留在身邊,所以才會用這麼脆弱的方式,試著跟他們建立關係,找到自己的歸屬,如果他們能夠理解,這對黃立淮也會是很大的安慰。

 

1410886346-1677416486_n   

「這不重要,我只是希望他還活著。」

最後,林永群激動的喊出這句話,鏡頭轉到那面深綠色的幽暗湖中,然後是葉一凱的聲音:「我也是……」幽綠深遂的美麗湖水裡面,是一頁頁隨著水波展開的日記本,那張緩緩飛起的,寫滿黃立淮真心告白的紙張,然後是黃立淮飄盪的黑髮,他安詳閉著雙眼的模樣。

 

sddefault  

夏薇喬墜樓前夕,面對母親傳來的簡訊,她不想再承受,生命的重量將她壓垮,她拿起母親送的那條項鍊,在空中,那個芭雷舞者搖晃欲墜,她非常緩慢的鬆開手指,自己也如那個墜落的舞者一樣,兩腳懸空,往下掉落,這段特寫她的雙腳,揚起細微塵埃還有聲響,接著她緩緩往空中落下,髮絲飛揚,她安詳閉起雙眼,墜落。黃立淮跟夏薇喬承受許多悲傷與痛苦的人生,在最終的時刻,至少都還能夠這樣,安詳的閉起眼睛迎接死亡。

 

我們每個人都是共犯

或許,我們都是共犯結構裡的一員,黃立淮不准妹妹在學校裡接近她,這是為了保護她,妹妹選擇退後,成為共犯體制的一員。共犯體制的一員都是不得已的,局外人,可以用正義的態度糾正、責罵他們的冷漠,但是,我們卻不自覺自己也是其中一員,當我們在那樣的狀態下,恐怕也沒有任何勇氣,將自己推到危險裡面,甚至這個舉動根本救不了那個想救的人,而是讓自己跟對方都陷入更深的泥沼裡面。

 goods_005895_113452  

 

 

「欺負人這件事情,再平凡不過的人都做得出來。」__黃立淮

仇恨與寬恕

當黃立淮編造出夏薇喬被別人欺負的謊言,他說他看到過程,但是他什麼也沒有做,那種感覺像是在說:「我被霸凌,可是很多人都像這樣,假裝沒看到,但是我能明白,如果我自己在那個位置上,我也會做同樣的選擇。」背轉過身,洋裝不知,成為共犯,他像是在責怪自己無法拯救夏薇喬,又像在責怪那些沒有對他的苦痛伸出援手的人們,卻又像是寬恕,明白若是自己身處那個位置,同樣無法提供任何援助。

黃立淮雖然被霸凌,但卻看不見他的恨意,他從未展露過真正仇恨、憤怒的情緒,不過,也有可能他只是不敢顯露那種情緒,把憎恨藏在心中,對這個世界愈來愈排距,他散發出陰暗的氣質,而跟朋友在一起的時候,又能露出笑容,一同在湖中玩耍戲水。

黃立淮的死,是意外,起因於他們一起戲水,若不是葉一凱率先跳下湖中戲水、若不是為了拯救溺水的林永群,他可能就不會死,若他自己沒有那麼奮不顧身的去救林永群,若是身高跟力氣都比較大的葉一凱動作更快速的救到林永群,他可能就不會死,儘管他比較矮,可能力氣沒那麼大,但他依舊是第一個去拯救朋友的人……不論如何,命運的安排似乎就是讓他迎向死亡,無法迴避。

 

 

這部電影,並沒有要說教,沒有闡釋什麼,也沒有給觀眾一個方向,一個我們該怎麼面對青春的殘酷、生命的殘酷的方向。我覺得,這部電影並不是要教導什麼,而是很單純的揭露所有不忍猝睹的事情,然後結束,讓這些東西進入每個人心底,讓願意思考的人去思考該怎麼做,去思考從中獲得的東西是什麼。

黃立淮死前跟朋友戲水的時候,他說:「等一下我有個很重要的東西要給你們看。」我不禁會想,那是不是就是那本日記?他會帶他們去看那本日記,讓他們知道這一切,他不必再說謊,於是他們可以繼續當好朋友。

 

4(278)   

我很喜歡電影結局的安排,暖黃色的光線照射下,他們三人停下腳步聽著電視機播報夏薇喬的死,走在前面的林永群轉過頭,笑著對黃立淮說:「過來啊。」那感覺像是在說,我們是一國的哦,過來這裡吧。那是一種接納、認可,於是黃立淮露出微笑,這樣的歸屬與友情的溫暖,是他許久沒有嚐到的滋味,這是對觀眾的安慰,至少,在黃立淮人生的最後,他擁有了溫暖。

 

夏薇喬跟黃立淮的死,其實是很相像的,雖然前者出於自主意識而跳樓,後者則是因為意外而溺水,不過其實是一樣的,黃立淮的死,有個朋友奮不顧身的在湖中想要拯救他,還有親人為他流淚,妹妹努力想要找到線索,揪出出兇手為哥哥報仇。而夏薇喬的死,也有媽媽為她流淚,還有那個被誣賴成欺負夏薇喬的兇手,朱靜怡,整個班級的學生要為夏薇喬摺紙鶴、在黃絲帶上寫想對她說的話,事實上學生卻都在嬉笑聊天,他們都討厭夏薇喬,所以沒人真正在意她的死,此時畫面卻帶到一個默默坐在位置上,沒有表情的女生,那就是後來出場的朱靜怡,她雖然跟夏薇喬沒什麼交流,只說過幾次話,但這卻足以成為夏薇喬心中的渺小溫暖。

 

 

演員

電影大膽啟用許多新人演員,這部戲因為是走沉鬱路線的緣故,台詞自然也沒有太多,台詞少就可以避免演員唸詞太過生澀僵硬,但是相對的演員的表情跟散發出來的氣質就很重要。

c  

黃立淮(巫建和 飾)

他是有經驗的演員,演技精彩,他不用說話就能夠顯露出非常強烈的氣質,再加上唸詞的時候,那種不安定、脆弱退縮的聲音感覺,讓整個角色的氣質更加強烈的傳遞給觀眾,很有戲(全身都是戲胞的優秀演員啊),很到位的詮釋出被霸凌者那種脆弱卻又不敢言的氣質,沉默的時候又像是有很多話想說,很沉鬱的氣質,不難想像演員是下了多少苦功,才能有這麼到位的表現。

  

goods_005895_113453  

夏薇喬(姚愛寗 飾)

我覺得她的演技也很棒!雖然台詞很少,但表情很深刻的呈現出那種清新美麗,同時又藏著古怪、詭異與些許憂傷的模樣,表現也很到位,覺得她非常深刻的演藝了這個角色,憑藉那股有些倔將卻又脆弱的氣質,得到了觀眾的心疼與喜愛。這部電影若是少了姚愛寗跟巫建和,肯定會遜色許多,唯有他們才是最適合詮釋這兩個角色的演員,我覺得,當一個角色好像非要這個演員來演的時候,我覺得那就是演員詮釋角色達到極致成功的時刻。

林永群(鄧育凱 飾)

而飾演林永群的鄧育凱,當他被黃立淮的妹妹告白,當她說「如果我哥還在,你們一定能變成好朋友」,那瞬間他或許是被愧疚感擊倒了吧,於是他顫抖的哭泣,選擇逃開。當他溺水被救到岸上,想到自己不小心害黃立淮沉進水底,瞬間他即將背負的一切,那沉重的死亡與恐懼追了上來,讓他狼狽逃跑,我覺得這兩個段落,鄧育凱都表現得非常好,但除卻這兩段,其他部分就表現薄弱,我覺得還有許多努力空間,不過仍然值得期待。

葉一凱(鄭開元 飾)

飾演葉一凱的鄭開元,表現很不錯,他的外型其實很有記憶點,當我在看電影預告的時候就對這個角色很有印象,這個角色相較其他兩位男生,是比較好演譯的角色,因為他展露的心理層面沒有那麼多,他表現得很自然,在這個看似絕望、所有人乍看之下都軟弱、冷漠、無情的故事裡面,他是個最直率、最勇敢面對一切的角色,他願意背負責罵,只為了維護朋友,他是最能讓人感覺到光明的角色,而鄭開元恰如其分的演譯這個角色。

至於黃詠臻(洪于晴飾),戲份不多,而且我覺得表現屬於平凡,就不多說,但是若不說話,像她遠望哥哥被霸凌那段,她的表情就很有戲,所以或許是說話表現上可以再作訓練。朱靜怡(溫貞菱飾),戲份也不多,不過表現算是符合情境,不會讓人感到不適應。

 

卡謬《異鄉人》

我沒有看過卡謬的《異鄉人》,不過透過網路資料知道,在麥田出版的書封上面有這麼一段話:「我知道這世界我無處容身,只是,你憑什麼審判我的靈魂。」我覺得這段話也可以對應到夏薇喬跟黃立淮身上,夏薇喬覺得母親不瞭解她,整個學校的人們也都不瞭解她,全都討厭她,這不也是一種言語霸凌?黃立淮被欺負,直接的肢體霸凌,他沒有朋友,找不到歸屬,他們在這個世界都無處容身,但,他們的靈魂卻不該被別人審判,那些旁觀的同學、參與霸凌的同學,全都沒有資格去決定他們的面貌,沒有資格擅自去猜測並加以攻擊他們的靈魂。

p5213382a539461547   

劇情疑問

最開始,夏薇喬希望朱靜怡能理解自己,便將自己的日記放到圖書館原本擺放《異鄉人》的那個位置,而朱靜怡後來也有看到那本日記,鏡頭似乎有帶到夏薇喬躲在書架後面,但我不確定那是真的,還是時序不同,鏡頭刻意將它剪接在一起。而黃立淮家裡有一本從學校借來很久的《異鄉人》,借書卡上,紀錄了夏薇喬跟黃立淮的名字(其實現在沒有學校還會用借書卡了吧?),表示黃立淮也曾看過那本書,或許早在夏薇喬自殺以前,黃立淮就已經讀過《異鄉人》,自然也讀過那本日記,只是,夏薇喬之所以擺放日記,是為了給朱靜怡看見,為什麼她沒有在朱靜怡看完以後就帶回家,而是留在那裡又讓黃立淮有機會看見?若,她並不是想給朱靜怡看見,而是給任何一個可能看見她孤獨的人,那麼又為什麼要將日記帶回家?

當黃立淮跟朋友潛入夏薇喬家的時候,他在黑暗中透過手電筒再次看著那本日記,並將自己的心情寫下,將自己終於交到朋友、不再是獨自一人的告白寫進去,然後放回圖書館,猜想也是希望某天有人能像當初他看見夏薇喬的日記那樣,同樣,也能看見自己發自內心的告白。

 

共犯結構

電影片名「共犯」,感覺像在說葉、林、黃三人,他們是一同計畫要為夏薇喬報仇的共犯,但,或許片名所指涉的不只是這個,包括那些霸凌者、旁觀霸凌者,整個社會、學校老師、親人、網路上意論他人者,全都是共犯,整個龐大的共犯結構造就了夏薇喬的死亡,每個看似渺小的共犯行動,匯聚起來形成巨大的死亡。

 

電影給我的感覺

我必須坦白說,《共犯》是讓我失望的,我非常期待張榮吉導演的作品,或許正因為長期累積的期待太高,所以此刻的失落也特別重。剪接不夠順暢,想用跳接的方式說故事、不斷改變時間點,若做得漂亮,會是很棒的效果,但是這部電影還沒辦法做到,如果是這樣應該要用更傳統保守的方式,總比想嚐試但又不足來得好吧?還有對於角色內心的闡述太少,角色太多,變成這邊說一點那邊說一點,觀眾無法真正的進入故事情緒,還放得不夠多就被迫抽離到另一個場景去,倒不如將重點放在夏薇喬跟黃立淮兩個人身上,深入描寫他們的世界以及心理狀態,不要將這部電影包裝成推理懸疑,因為想達到懸疑效果,而放棄去描寫更細膩深刻的東西,那真的很可惜。但對於導演勇於嘗試不同題材(也算是國片題材的全新開創)依舊值得鼓勵,張榮吉導演對於燈光、運鏡的控制依舊好得沒話說,各種顏色的光影、灰塵飛揚、細微的聲響收錄,或是部分特寫,都跟《逆光飛翔》的表現一樣好,若能進戲院看這部電影,肯定會被那種光線、音效給深深震懾感動。

 fbf78aeb673621ca3751bdd4e8c4f169

activities_i_6_627_1409800201

goods_005895_113444  

在電影中驚鴻一瞥的陳綺貞,跟她的樂團The Verse,夏薇喬去聽她的演唱會,默默的站在亢奮跳躍的人群中。

 

 

電影預告

用1080P看真的超清楚,可以享受整個唯美的光影變化。電影中血腥的部分其實很少,都是幾秒鐘晃過去的鏡頭,所以怕血腥的人大可以放心觀看。

 

電影預告中出現的插曲,Once The Night Comes ,由歌手家家演唱。

很喜歡這種輕盈的曲調搭配上這樣沉重的故事造成的強烈反差。

 

 

 

中島哲也《告白》

 

b71ae16b047263f3fc259ed014e919e7

2a239ba2d15dc16e192d7658aa8c8356   

網路上很多人看完預告,就說《共犯》很像日本電影《告白》,其實一開始我也有這種感覺,但後來我覺得那是因為國片鮮少有導演使用這種色彩偏暗、簡潔樸實的攝影,因為這種攝影風格幾乎完全就是日本電影的風格代表,再加上又是校園題材,又有許多晦暗沉重的情節,還有預告的剪接手法,讓人覺得跟《告白》很像。事實上,故事完全沒有相像的地方,電影的運鏡跟剪接手法也完全不同,我覺得這部電影既擁有日本電影那種乾淨簡潔的色彩構圖,又擁有國片自己的氛圍,或許是因為許多場景都在著名景點取景,比如永康街那家芒果冰店,西門町的街道、電影公園,亦在復興高中校園裡面取景(覺得學校裡面的景真的都很美)還有那片深遂美麗的湖泊,來自台灣,所以具有台灣自己的氣息。

將《告白》與《共犯》相比並不妥當,因為兩者走的路線其實不太相同,而且《告白》這部電影的層次是許多電影都難以企及,我曾被《告白》這部電影深深震撼,不論是運鏡、快速的剪接、閃爍手法、配樂,整部電影的節奏都非常順暢,快速讓人窒息,講述黑暗講得非常深刻,收尾的地方也非常完美,而飾演主角老師的松隆子也是讓這部片成功的要素之一,若沒有她精彩的演出這部片肯定會遜色許多。

 

中島哲也《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8827e396

232315.41370595  

這也是一部很棒的電影,跟《告白》充滿神經質、詭異、黑暗的氣息不同,這部電影雖然也在講述黑暗,可是卻用了非常輕快、明亮的敘述手法,有些畫面使用了動畫,穿插其中卻不顯突兀,整體色彩炫麗燦爛,大膽採用很多特殊運鏡跟效果,配樂也很多元,有時採用音樂劇的方式快速敘說故事,甚至有廣告式的操控手法,但放在劇情片裡卻又不顯突兀,導演很懂得如何靈活運用各種說故事的方法。

故事時間軸多次跳躍卻不會讓人銜接不上,黑暗悲傷的故事讓人流淚,但是不時出現的幽默笑點卻又讓人不住發笑,電影結尾也完全沒有疲弱趨勢,松子終於可以回家,緩緩步上階梯,如此平凡的情節,但是當觀眾跟著松子經歷許多人生的黑暗面、現實面之後,松子回家這個動作瞬間滿載許多意義,讓觀眾留下喜悅的淚水,可以說整部電影的鋪陳共同成就了最後這短短幾分鐘,前面所滿載的情感凝結成最深刻的一拳朝觀眾迎面揮來。我很愛這部電影,我覺得我從未看過能讓故事情節跟情感如此飽滿豐富的優秀電影。

中島哲也導演許多電影都是改編自小說,包括最新電影作品《渴望》,還有《告白》改編自湊佳苗的小說,《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改編自山田宗樹的小說,後面這兩部電影的小說我都看過了,我覺得明顯比電影本身遜色,雖然說電影之所以這麼成功,很大原因必須歸功於故事本身的魅力,但是除卻這些,如果單純比較「說故事的手法」,個人認為兩本小說原著的文字都沒有辦法贏過電影,電影的改編幾乎是完全成功的,毫無缺點可以挑剔。

 

 

關於演員巫建和

 

5

 

 

 

 

他在《終極一班3》、《流氓蛋糕店》都有演出,並以《牽紙鷂的手》、《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拿下金鐘男配角獎,下面簡單介紹他在《爆炸》裡面的演出。

 

59822_1   

鄭有傑導演《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

『我們都曾在成長過程的某一刻,對大人世界的虛偽,感到幻滅、甚至憤怒,然後爆炸。爆炸的方式,不一定是正確的,但總是最真實的、稍縱即逝的,而且回想起來,常常是美麗的。__導演鄭有傑』

010年在公視播映,一共五集,算是迷你連續劇,篇幅雖短但是故事卻很飽滿,談到很多青少年議題,但卻不會流於說教意味(個人非常討厭那種充滿說教性質的故事),而是很自然的將青少年面對的內心掙扎、對社會的抵抗、對世界的質疑這些焦躁不安的情懷呈現出來,情感描寫細膩,卻又不失戲劇性,任誰都可以輕鬆的進入劇情當中。

4

p1  

這部戲劇我看過三次,每次都是看到哭,這裡就列舉幾個我印象深刻的橋段,巫建和飾演的洪仔,他激動的拿槍比著自己,質問爸爸:我到底算什麼?這句台詞包含了許多混雜的情感與質疑,可以任由觀眾做各種解釋與想像,可深可淺的解讀;還有,黃遠飾演的男主角,被人欺侮,想要復仇卻只能害怕的顫抖哭泣,那個曾經軟弱的自己,再次面對世界的黑暗,他爆炸了,這次他選擇睜大眼睛,無所畏懼,迎接死亡,當他帶著手槍要去「他媽的自毀前程」,當他的脖子中彈血流如注,遲來的警察闖入,鏡頭跟在警察身後不斷破開一扇扇門,觀眾屏息打從心底期待再快一點、再快一點,不然主角就要死去……同時播放棉花糖曲調歡快的音樂,唱著「我說,那就飛吧,我的天馬行空。」聽著那樣快樂的歌曲我總是不斷掉淚。

音樂的力量很強大,除了這段,劇中也曾多次出現宋岳庭的歌曲〈Life’s a struggle〉,這是主角最愛的歌曲,我印象最深刻的畫面,就是洪仔在監獄放風的地方,聽著主角送給他的這張音樂專輯,吵雜的音樂從耳機裡面流洩而出,他沒有太多表情,只是默默的聽歌,鏡頭從他面前繞著他旋轉一路拉近拍到他的側臉,就在那一刻,他的淚水滑落臉頰。這一幕讓我非常震撼。

 

1924390_380215768798557_3634145319508497667_n  

 巫建和在《共犯》裡面演一個寂寞的少年,寂寞、憂鬱、沉重、焦慮,又想編造謊言,只為了讓朋友留在身邊,讓自己得到歸屬感,多麼令人同情的角色,而他確實使用那種沉穩凝重、帶點詭異的表情完美的詮釋了這個角色。在《爆炸》裡面的他就完全不一樣,沉穩的氣質還是相同(我不禁猜想,說不定這個演員本身就擁有這種氣質,並不是演出來的,而是生於他自身生命裡面的。)卻又更多了一點叛逆、倔降,又在那種小混混的強勢外表下藏著一點脆弱。

巫建和的臉很平凡,看過去一眼就會被忘記,這對演藝人員來說是件很傷的事,但是他的不平凡就在於他的演技,只要他開始演戲,不論眼神、表情、一舉手一投足都完全演繹了那個角色的靈魂,從這部戲劇認識這位演員,被他的演技所震懾,他那種內斂沉穩的模樣,完全不像一個十六歲的少年,雖然他很嬌小,但是整個人散發出來的氣場卻是個巨人啊。他今年二十一歲,在現今的影劇界應該不算有名氣的演員,可是我覺得是很有淺力,讓人非常期待的一顆新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brina 的頭像
Sabrina

Sabrina,人生單程車。

Sabr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